中国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中国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18:18: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那么网上为什么会存在误读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天暴徒曾追打围殴一名警员  警方记者会片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我们接触到的三和青年,待得最久的也就五年左右。他们这种“干一天休三天”的状态不可能维持很久,否则就变成一个真正的流浪汉了。有的人因为家庭原因,有的人因为忍受不了艰苦的生活状态,都逐渐离开了。很多人都回了老家,比如在当地的县城里做了保安,娶了媳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警方还指出,开枪的距离不是警察可以选择。当时警务人员先是持枪上前,以枪指向施袭者尝试制止事件。但施袭者即使见到有警员持枪,亦无停止攻击,反而冲上前用铁管打持枪警员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三和青年们都在有意识地避免自己成为“大神”。虽然他们在口头上不避讳这些,以“大神”自称或互称,但是在内心深处,他们并不愿意一直过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。他们知道,做“大神”就意味着阴雨天也要睡在街面上,非常难受。所以在钱即将花完的时候,他们就会比较积极地找工作,以免自己成为“大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源:美国国务院全球出行风险地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不完全一样。网上说三和青年们天天在垃圾堆里面找食物,实际上这种情况极为少见。网上还说,三和青年们会喝一种两升两元的廉价瓶装水,但我们观察到的现象是,一个三和青年只要不是完全没钱,都轻易不会买这种水。他们和城市里普通的年轻人一样,也喜欢喝五六块钱一瓶的饮料。网络传言三和青年们几个月不换衣服,实际上很多三和青年都会不时去购买二手简衫,五块钱一件,在手里有闲钱的时候,还会去周边的专卖店购买服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主要是人们对农民工的想象还停留在上一代的阶段。翻垃圾、买便宜的水,这都是上一代农民工给我们留下的穷苦、忍耐、节省的印象。以前的打工者,他们即使手里有点余钱也不舍得花掉,甚至有人进城时还背着老家的两袋大米。他们在城市里过最苦的日子,是为了回到农村补贴家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调研后你对三和青年这一群体有了什么新的理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清晨睡在三和人力市场走廊的青年。受访者供图